“老师,这个营帐内的土这么稀松,您没少用这一招吧?”

    秦宇挣扎了几下,发现四周泥土都是翻过的新土。

    “老师,这么久没见,就这样迎接我啊?”

    宁宇哀怨地看着冯万年,可惜他那可怜兮兮的眼神被面具挡住了。

    “老师…你还是那么凶…”

    黄灵嘟囔着说道,她一向表现得很好,很少被冯万年用这一招惩罚的。

    “你们…”

    冯万年头痛地抚着前额,四个人牛蹄不对马嘴,完全没有在意他的怒骂。

    “都是术尉中期了啊…”

    突然一阵幽幽叹息,冯万年松开了四人的束缚,以他们现在的修为,不用别人帮忙把他们从地里拉出来了。

    “嘿嘿…都是您的功劳啊…”

    宁宇双掌土元微微涌动就从地里钻了出来,然后就跑到冯万年背后,殷勤地给他捏肩捶背。

    “哎…我可不像老白他收过那么多弟子,除了我还是术校的时候,收过一个徒弟之外,你们就是我仅剩的弟子了,以后做事都给我小心点。”

    冯万年一脸沧桑之色,这一次闫云国的事情,确实太重大了。宁宇四人根本就不应该参和。

    “明白!”

    宁宇行了个军礼,腰板挺得直直的。

    “老师,那你那个弟子,现在咋样了?是师兄还是师姐?”

    秦宇也挣脱了出来,但远没有宁宇那么潇洒。

    “战死了…他叫连厉轩,等清闲下来,去祭拜一下你们的师兄吧…”

    四人心中一凛,战火纷乱的年代,生命都太过脆弱了。

    似乎不愿再多说,冯万年站起身,坐到了自己的帅位上。

    “这一次,是白安收到消息,派传音鸟来告诉我,我才知道这个情况。以白安的手段,竟然也到现在才知道闫云国的叛变,看来他们的目的不简单啊…”

    出云国的情报网是白安一手撑起来的,不得不说,白安是这方面的天才,谁都不知道,出云国周边的几个邻国,甚至是更远的国家,被他安插了多少内奸。

    琳琅国虽然国力比出云强盛,但在这方面也是远远不及出云国。

    “白老师的间谍应该也在洪飞带来的人当中,不会被我们杀了吧?”

    秦宇皱着眉头,他知道潜伏敌国有多么不易,不仅要担心身份泄露的问题,遇到自己人的时候,同样也有危险。

    “这个问题不用担心,老白训练人自有他的一套手段,等你们这次从龙武国归来,就能见识到了。洪飞……千幻蝶应该就是伤在他手里吧?”

    从千幻蝶一行人踏出水泽之后,冯万年其实就已经守护在一旁了,连宁宇都没能发现。

    “没错,师姐她的丹田充满了雷劲,动辄有修为尽失之危。”

    宁宇点了点头,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看了杨铸一眼,他以后都不敢轻视雷元术士了。

    “那洪飞,是闫云国年轻一辈最杰出的的术士之一,神通很少,经常跟自己的手下说一些无招胜有招的论调。

    不可否认他实力很强,但更为可贵的是,他文武双全,谋略过人,战功彪炳,已经闯出些微名气了。千幻蝶伤在他的手里,不算冤枉。”

    不是自己的徒儿不心疼,冯万年淡定地喝了口茶。

    “秦宇,战况如何,跟我说说吧。”

    本来汇报战况是至少是队长级别的术士干的事,但秦宇明显更加胜任此事。

    “是!千幻师姐率军赶到,山贼投降,我们不费吹灰之力攻占了三雄寨。

    之后,大队就留在原地等候闫云国的人到来,我们四人就先行离开,准备赶往龙武国。

    宁宇察觉到埋伏在山下的闫云国术士,共有一百位术尉和一位术校,加上洪飞,实力是我方两倍。

    千幻师姐和我便分析,闫云国的人心怀不轨,先行拿下了洪飞。

    果然,迷幻术作用下,洪飞吐露出一些很有价值的情报。我们才知道了闫云国的阴谋。他们不止想要独吞元晶大炮,还想将我们全歼。

    一场激战,在宁宇这个神箭手的帮助下,我们战胜了比我们强一倍的敌人。之后千幻蝶师姐下令急行军撤退,一路几乎没有阻挠,我们就回来了。”

    说到最后,秦宇也有些疑惑了。照理来说,闫云国术士应该还没打算撕破脸皮,是不会放他们归国的,但事实却不是如此。

    “呵呵,不用疑惑。闫云国那些杂碎真当我们可欺?我一收到白安的消息,立刻拨了两百术士和三万精兵攻打晋阳城。

    而且跟商文那老匹夫说了,要是千幻蝶这个大队回不来,他们的都城就准备易主。”

    冯万年虽儒雅却同样是杀伐果断的沙场老将,那闫云国深陷战火之中,晋阳城的守卫本就不足,远远不够出云国打的。

    商文是镇守晋阳城的术王,他自然知晓闫云国的国力多么衰微,不敢激起冯万年的怒火,低声下气连连道歉,才将冯万年的大军劝了回来。

    宁宇看到滚滚黑烟的时候,仗早就打完了,冯万年不过是带着几万兵出去溜了一圈就回来了。

    双方都清楚自己国家的状况,而商文自知理亏,才不惜丢些许颜面,促成这各自罢战的局面。

    “原来是这样…”

    秦宇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冯万年施压。

    “这么说,这回你的功劳最大啦?”

    在闫云国边境的时候,冯万年就注意到了宁宇手中的长弓,本来他也有意让宁宇学习箭技,但不想占用他修炼的时间,所以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

    宁宇的神目更大的价值并不在战斗之中,但冯万年不想剥夺他自己选择的权利,修炼之路,一步一脚印,还是让他自己走的好。

    “那是当然…除了我故意放空的一箭之外,我可是百发百中!可惜我们四人是秘密出行,不然就把名声打出去了。”

    提起自己的箭技,宁宇自然是无比得意。

    “等名声有了,危险也就大了。但也不能太过压抑你,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

    冯万年笑着说道,自己的徒儿立下战功,他的脸上自然也有光。

    “秦大军师,杨大先锋,黄大军医,他们仨的功劳可也不小,那三雄寨的情况,是我们一起摸清的。

    嘿嘿,话说起来,那元晶大炮和元晶应该也有我们的一份才对啊…”

    宁宇把头伸到桌案之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老师,想给他们仨争取点东西。

    “呸!身为出云人,你好意思说这种话!”

    说着,冯万年作势大手一挥,摆出他施展厚土囚笼时候的经典姿势,果然吓得宁宇把头都缩了回去。

    “不过嘛……看在你们确实立了很大功劳的份上,战利品里那另外一块一品元晶就归你们了。”

    冯万年斟酌了一下,元晶大炮价值不菲,他们的功劳确实很大,这样赏赐不算偏袒自己的弟子。

    军中,一名术士唯有做出远超自己本分的事情,才算立下大功。

    对于千幻蝶来说,击杀一名术校只是她的本分,但击杀敌方统帅就有大功了,即使统帅和那术校是同一人。

    而宁宇出神入化的箭技,直接将原本几乎必输的仗扭转成为胜局,这个功劳,自然更大,何况对付洪飞也有他的贡献在其中。

    “一块不够分啊…老师,白老师都给我们五块一品元晶了,您不会这么小气吧…嘿嘿嘿…”

    宁宇死皮赖脸地黏着冯万年,秦宇三人在旁忍俊不禁。

    “他是他,那老小子富得流油,你师父我穷得连酒都喝不起了!”

    冯万年老脸一红,取出怀里一个空荡荡的小酒壶拍在桌案上。

    “嘿嘿,拿去花…别说我没孝敬您……”

    宁宇从背后的箭筒里拔出一支金箭放在酒壶上。

    “臭小子你…这么ng费…”

    冯万年一脸肉痛,虽然他大概猜到了这些黄金被打磨成箭的原因,但还是太过奢侈了。

    “二十支就剩一支了…”

    似乎还嫌冯万年不够心痛,宁宇又刺激了他一下。

    “给老子滚出去!”

    冯万年大怒,顾不得自己儒生的形象,对着宁宇大吼了起来。

    宁宇四人赶紧溜,再多留一息时间,可能又会被埋进地里。

    “哼…”

    冯万年脸上怒色未消,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四人溜出营帐外,过了一会儿才笑着摇了摇头。

    冯万年抚摸着手里的金箭,替四人担忧了起来。现在,他们需要同时应对,来自琳琅国和闫云国参加大比的术士的敌意。

    虽然打算让宁宇四人以流ng术士的身份参加少年英杰战,但只要对四人的背景稍加调查,就能知道他们的身份。特别是本就对出云国有敌意的两个邻国。

    突然一只小巧的鸟儿飞了进来,冯万年一看这只传音鸟是木的,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双手抬起,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冯万年!你个老鸟!老夫把徒弟交给你,你就是这么照看的?!”

    果然,迁流为自己的徒儿兴师问罪来了。

    “我…”

    “你什么你,你当年还是个术校的时候,还管老子叫术王大人呢,现在你他娘的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才刚要开口,迁流就打断了他,然后又是一顿骂。

    “不不不……当年也没放在眼里……”

    “你…你…你你……”

    一句话把迁流噎得说不出话来,冯万年立刻闪人,消失在营帐之内。那传音鸟奔着冯万年的术元波动而来,冯万年一动,它也飞了起来,只是在速度上肯定不及冯万年。

    宁宇四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一顿像样的了,既然来到出云城,自然要大吃一顿。

    “不愧是都城,好繁华啊……”

    从城门往里走五六里地,才真正算是出云城的所在,边境常有战事,百姓居住的地方自然要离城墙远一些。

    走在大街上,四周的建筑都颇为精致,街头小贩们为生计奔忙着,即使刚刚边境数万兵力调动,也没有增加他们的忧愁。

    “皇宫在哪?我们去瞧瞧?”

    不过片刻,杨铸的左右手已经满满都是小吃,嘴巴也塞得鼓鼓的,嘟囔着提议道。

    “看什么看?老子还有伤呢,要多补补身子知不知道。”三人盯着他的嘴巴,好奇他怎么能塞着那么多东西,同时还能说话。杨铸甩了众人一个白眼,一副“你管不着”的样儿。

    “……”

    “皇宫在城中央,那边有好几家修炼家族,林阳的宅邸也在那里,他耳目众多,我们还是别去了。”

    秦宇对林阳的情况有所了解,毕竟那是宁宇的大对头。

    “宅邸?我们要不要进去干掉吴铭?”

    杨铸眼前一亮,半刻都不想闲着。

    突然一阵寒气森森,杨铸打了个冷颤,缩到了一边。眼神哀怨地看着秦宇,“君子动口不动手,别有事没事冒冷气,老子可是有伤的!”

    “哟…瞧您这么健谈,一点都看不出来您还养着伤呢?”黄灵脸贴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道。

    “……”

    四人行到一处酒楼,见装饰得很精致,秦宇提议道:“听雨楼?名字倒是挺文雅的,就在这歇会吧?”

    这里也只有秦宇比较讲究,另外三人都很将就。

    “四位军爷里边请!”门口店小二笑脸迎人,那副热情的样子,似乎不会因人而异。

    “小二,一壶酒,再来几个下酒菜,多些肉。”宁宇学着前面几个客人说话,只是帮杨铸多要了些肉。

    “好勒!客官楼上请!”

    店小二熟络地将四人领上二楼,擦干净桌子之后送上一壶酒,让他们稍候就自己下去了。

    听雨楼是文雅之士经常出入的地方,周围的墙上都留着不少文人的墨迹,宁宇虽然失忆,但欣赏诗词的能力还在。

    虽然面具遮掩了宁宇迷离的神情,但跟他相处了这么久,秦宇一看就知道宁宇又在忧伤自己的往昔了。

    “沧海自浅情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

    秦宇自斟自酌,悠悠吟出一位名人的诗句。

    宁宇听完淡淡笑了笑,举起酒杯。“来!好不容易出来吃一次,干杯先!”

    “咱带的钱够吗?”杨铸突然弱弱地问了一句,若是因为饭钱不够需要留下来打杂,他知道自己绝对会被宁宇三人推出去的。

    “哈哈哈……放心,放开你的肚子吃,今天我请客!来,喝酒!军中的酒太苦了。”宁宇知道杨铸在想什么,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他的袖中放着半支金箭,那是被洪飞击断的,宁宇后来在龙藏堂的废墟里找到的。

    “哇……店小二,先给我拿二十斤肥牛肉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