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都市小说 > 我的时空旅舍 > 第774章 远行
    这应该是程云最后一次见到柯利指挥官及他的夫人了。

    兴许是已经意识到自己无法从程云这里得到他们此次远行的答案,柯利指挥官这一次来访要随意很多,也少有谈及那些正式的话题。仿佛就是途经此地,拜访一位贵人般,以寒暄问候开头,聊些同为人类一生当中大概都会经历的快乐和懊恼,偶尔自我吐槽两句,再讲些谈来有趣的奇闻轶事,到时间了,便礼貌的告辞离开。

    却没想到如此朋友般的交谈,反倒让柯利指挥官有了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程云之前刚去过木阴宇宙,既是见闻,也有感触,加上他近来与时空节点的融合加深,认知到了更多的宇宙规则,谈间偶尔提几句,便能令柯利受益匪浅。

    例如一句‘寿命桎梏’,一句‘文明枷锁’,短短数字,就是宇宙间无数文明也难以触碰到的信息。

    别的不说,哪怕是程烟和唐清影,这些天她们跟着程云了解修行长生秘术所必需的铺垫知识,这些知识稍微泄露出去一部分,也足够给一个高发达文明以很深的启发了。

    到离开前,岚思夫人给宾馆的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礼物,都是些不值钱、也不会引发惊讶的小玩意儿,意思意思而已,而程烟则把自己昨天刚插的花送给了她,至此送他们出门。

    站在门口看着那辆车远去,程烟不由充满感慨:“你说,他们还会回来吗?”

    程云摇头:“谁知道呢……”

    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其实很偏僻,远离宇宙中心,生在这周围,除非借助虫洞,否则要想找到另一处富文明星域,光靠飞实在是太难了。探索舰队有着完整的生态系统,像是一颗颗微缩的星球,里边的舰员一方面要借助超高速飞行带来的相对时间流速差和休眠仓换班制度来延缓时间,一方面恐怕也做好了一代代生活在飞船上、代代相传的准备。

    等他们回来,不知是多少年之后了。

    可能以千年计,也可能以万年计,毕竟他们要寻找的不止是一个新文明,而是一个能帮助蓝大冲破当前技术枷锁的新文明。而在此期间恐怕他们触及大地的次数屈指可数。

    听起来很长,可对这个宇宙而言,这点时间也只是一眨眼罢了。

    两兄妹对视一眼,转身走回了房间。

    ……

    今天是pmg小组赛所要打的第六场,对手又是北美大兄弟。

    在前面几天的对局中,pmg只输了一局,那一局从一开始就被对方套路了,直接导致前期节奏崩盘,每条路都打得很被动。

    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偏偏那天殷女侠的四个队友状态都不好,打到中期的时候殷女侠倒是凭借阿尔法狗级的操作站起来了,在上路甚至一打四拿了一波逆天三杀才被人磨死,全场轰动。

    按照往常的惯例,pmg除了殷女侠这位无法被制裁的单杀女王,中野至少还会有一个站起来,下路的实力和发挥则一直很稳定,属于世界赛所有战队的中上水平。在殷女侠没来之前,下路就是pmg最强的一路。

    然而这次实在是被套路狠了。

    射手,中路,打野,但凡有一个能站起来,那一局都还能打。

    输了也好,算是给一直连胜的pmg敲了一记警钟,预防了接下来有可能的膨胀,也让他们意识到大腿不全是万能的,还得自己争气才行。

    之后两局几位小伙子都表现得极好,甚至不用殷女侠展现女王风采,就靠他们自己也一样能赢。

    两局中,中下两路都拿了对位单杀,也算没有辜负大哥这么久以来对他们的调教。

    赛前,众人聚在一起商量战术。

    即使对手是之前被pmg打了个零龙塔的北美大兄弟,众人还是没有大意,这是前几天他们才刚学到的教训。

    殷女侠缩在椅子上,看起来只有小小的一坨,她双手如小松鼠般捧着一杯奶茶,低着头,含着吸管,眼珠子乱转,安静的听着众人说话。

    “这场要是赢了,就是5-1,我们基本就能提前结束了。”教练说。

    “但要是输了,就有可能要加打一场。”

    “大家不要大意啊!虽然小组赛出线已经很稳了,但还是打漂亮一点,给全国人民一个好的交代!”

    “前边两局你们都表现得很好,尤其是金带,但要再接再厉,不能骄傲,争取这次继续压制对方中单,拿个漂亮的对位单杀给国内网友们做集锦,之后你的身价才能大涨。而上次的错误不能重犯……”教练哔哔了半天终是开始安排战术,这方面就涉及到双方教练的战略博弈了,选手们都只能给建议,说不上什么话,但安排下来后临场还是会有变动的。

    “恩恩,知道了。”

    “明白!”

    “放心吧教练!”

    “我没问题!”

    “女侠你呢,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嗝!”殷女侠听着呢,她也很努力的去记了……这奶茶味道就是和国内的不一样哈?

    “……”

    教练并未过多难为她。

    殷女侠是队中稳定的大杀器,无论如何都能保持锋利——能让对方上单哑火、自己又能稳定崛起的她确实让战队的对局难度大大降低,但队中也还有另外的灵魂将整个队凝聚在一起。在接下来的淘汰赛中,面对实力更强的对手pmg要想仅靠殷女侠便拿下对局,确实变难了许多。所幸这段时日以来,队中其他几位选手无论心理素质、默契程度还是个人实力都有了很大提升。

    在以往世界赛的对局中,有不少赢得比赛的队伍从始至终也就一个人站起来了,有两条线站起来的话就很稳了,除非是其他没站起来的线全都崩盘,抗压都抗不住的那种。

    现在的pmg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教练还是比较放心的。

    到最后,他深深看了眼中单金带,他觉得这小伙子的潜力已经被激发出来了,在这一局的战术安排中,他也把中路的重要性提得很高,为此甚至牺牲了一点前几分钟打野保上路的力度,来为中路打开局面。

    金带很有自信的点头:“放心吧!”

    教练又看向殷女侠,刚想安慰一句让她不要介意,告诉她依然是以她为核心,但话还未出口就见殷女侠举起手中的奶茶杯子问:“教练,这玩意儿能不能带回去啊?我想给站长带点回去尝尝!”

    教练:“……”

    被教练无视了……

    不过殷女侠是什么人啊,她说话经常被无视的,所以她是一点不介意,稍微摇头晃脑一番就又笑嘻嘻的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咱们全宾馆可都在看着我呢!”

    小鸟在边上小声的补充了句:“大哥,今天下午探索舰队离开地球,估计没几个人会看我们的直播。”

    刷!

    殷女侠瞬间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他,说道:“大家一定会看我的比赛的!”

    小鸟怂了:“是是是,肯定肯定……”

    殷女侠这才轻哼了声,继续低下头喝奶茶,很快杯中就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表明已经空了。

    小鸟连忙一脸讨好:“大哥我再去给你要一杯!”

    “不了,我怕长胖!”

    “额……”

    小鸟下意识的低头看去,殷女侠的腰身依然有着紧窄的曲线,没有丝毫赘肉,甚至材质薄软的紧身体恤还微微透露出了腹肌的曲线,看起来十分性感!倒是再上面一点比较胖……

    咦~~

    小朋友连忙收回了目光,不敢多看,否则大哥要把他扔河里的!

    殷女侠当然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也低头看了看,甚至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有些纳闷,为什么自己就是不长板油呢?

    全地球人都长板油,全地球的姑娘们都在为了减肥发愁,她为啥就是不长呢?

    不光是她,在她那个世界中,好像都很少见到有大胖子。

    殷女侠据此,特意去请教过她认识的最博学的一个人。

    然而站长大人一脸茫然的说不知道,之后还很感兴趣的对她反问道:“是啊!为什么呢?”

    没办法,殷女侠只能退而求其次。

    当时那个蹩脚法师研究了下说……对了他说的啥来着,玄玄乎乎的,她不记得了,总之她没有毛病。

    后来她不太放心,又去问了遍程烟,程烟也说没毛病,还说有很多食草动物也是天天不运动还尽长肌肉,她羡慕得很呢。直到殷女侠问到了自己很信任的夭夭老师头上,夭夭老师的回答她终于听得懂了,夭夭老师说像她们这样的人,身上都自带一个脂肪库,脂肪都长在那,不会乱跑的。

    很快,他们要入场了。

    相比起pmg这边的信心十足,北美大兄弟的表情就很沉重了,上次比赛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给他们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

    走到座位上坐下,戴上耳麦,殷女侠忽然一愣,转头看向小鸟,悄悄放低声音:“诶对了,教练让我选啥来着?”

    “……快乐风男。”

    “哦哦哦!”殷女侠点了点头。

    “咳咳!”

    “诶我听到了教练的咳嗽!”

    “耳麦已经连通了……”

    “嘶!”

    “……”

    而这个时候,宾馆众人全都挤在了小小的前台中,守着一个小电脑屏幕。

    看新闻。

    就连季老爷子也背着手站在最后面,来凑了个热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明白为什么今天这些年轻人全都聚集在这看新闻。

    “你们这颗星球还来过外星人啊!?”老爷子惊讶的问了句。

    “是啊,突然就来了。”唐清影回答。

    “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看一次外星人,结果到老也没能如愿。”老爷子摇着头说,接着他爆发出了如年轻人般的好奇,“这些外星人来干嘛的?他们没有入侵你们吗?”

    “没有,他们很友好。”程烟说着,顺便瞥了眼坐着的程云。

    “噢~~”老爷子长长的哦了声。

    “他们和你一样。”程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看着屏幕中那熟悉的大西北无人区的背景,风沙漫天飞舞,但地上遍布的金属小屋却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个小坑,让这片大地看起来更荒凉了几分,他继续喃喃的说,“都是一群远行者,以其他人所没有的勇气前往未知的远方,并且可能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轰……”

    第一艘登陆舰升空而去,占据了镜头正中,左下角的主持人同样红光满面,激动不已,似乎也在为见证这一刻而心潮澎湃。

    随即是第二艘、第三艘……

    登陆舰很快连成一长串,在长空中越变越小,消失在镜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