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啦 > 玄幻小说 > 召唤好可怕 > 069章 逃窜
    杜黑的心头,有着几分凛然。

    他知道,刚才自己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

    对方,若是想要杀自己,恐怕直接一刀就能毙命。

    但对方没有,下意识的,便是认为,这刺客,也许并不是打算取自己的性命。

    否则,杜黑都不会留在原地废话,而是直接控制自己的召唤兽,对其发动攻击。

    冷冷的喝问当中,杜黑却是看见,对方笑了起来。

    正有些愣神。

    刺客杀手没有说话,冷冷的目光只是盯在杜黑的身上,似是有些好笑戏虐。

    他没有说话。

    作为一名刺客,在战斗没有结束之前的话语,通通都是废话,除了用来装逼,没有丝毫用处。

    他是一名合格的刺客,最多用眼神表达一番自己的意思:“扑街仔,你死定了。”

    眼里从戏虐,转瞬间变为冰冷,而后,再次骤然间欺身而上。

    同样是二阶实力,但此刻,刺客却是没有处在被史莱姆阻拦的位置上。

    只是略微的一个加速,杜黑便是已然感觉到了刀锋的冰冷之感。

    “好快!”

    杜黑心头一阵惊愕,做出反应。

    但终归,他只是一名召唤师,实力也未达到二阶,单纯肉身的速度来讲,比起本就讲究爆发的刺客来说,存在天然的劣势。

    血液,瞬间从脖颈间喷涌而出。

    而这时候,身旁的两名精灵射手方才堪堪跟上速度,发出了自己的攻击。

    不过,却是很轻易的被闪躲了开来。

    杜黑的身子仰躺了下去,捂着脖子的指缝间,血液喷涌着。

    他终归只是个新人,即便理论在扎实,也犯下了错误。

    杜黑此刻尚且有些茫然,还未想明白为什么那人要杀自己,之前不偷袭动手。

    但此刻,生死的危机却也让他不敢多想。

    刺客并未回首在看杜黑一眼,而是着手开始清理着还存在于房间内的召唤兽。

    他有着属于刺客的自信。

    一名一阶的召唤师,都被自己一刀切在了脖子上,那喷涌的血液都还热乎着呢,哪里还有反抗逃跑的余地?

    毕竟,之前他一刀之下,对方也没触发什么防御护盾,此刻绝对是重伤。

    只怕过不了多会就会因为呼吸不畅,血液流失,而嗝屁。

    在这种情况下,浪费攻击去补刀,是不明智的。

    毕竟,场内还有着几头召唤兽以及尚未死全的赤血蟒。

    他正处于两名精灵射手的旁边。

    射手类的召唤兽,一旦被近身之后,本就孱弱。

    更遑论攻击他们的还是刺客。

    只是两次的攻击,精灵射手便是被划破脖颈。

    拟态的缺陷,在此刻展露无遗。

    虽然因为规则的加持,导致召唤兽的存在,近似于生物,不会轻易的被攻击击溃。

    但同样,这种弱点亦是附着到了召唤技能之上。

    一旦被攻击到这类召唤兽的弱点,其中的灵力便是会一泻千里。

    这就是类似于破招的效果。

    两名精灵射手直接消散,他这时候身影如幽灵一般,几乎看不见影迹的,瞬间又出现在了赤血蟒的七寸位置。

    而后,狠狠的一刀扎下。

    赤血蟒也被补刀带走。

    这时候,他方才准备去清理史莱姆。

    很有条理,很有头脑的出击路线。

    先将最有威胁的召唤师本体击杀,而后攻击两名可以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射手,此刻的史莱姆苦于压制赤血蟒却是抽身不得。

    之后击杀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赤血蟒。

    做完这一切,他停下了动作,看着两头史莱姆,口中轻轻的吐出了三个数字。

    “三。”

    “二。”

    “一。”

    “散。”

    但话语落下,他却是赫然发现,史莱姆居然并未消失,而是张开嘴巴,一齐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嗯?”

    他心神有了一丝恍惚。

    按照他的推测,此刻那召唤师应该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性命才是。

    这时候,处于无人操控的史莱姆,将会化为灵力消散在世间。

    但眼下,史莱姆没有消散?!

    他愣神了片刻,但反应不可谓不快,眉头一皱间,闪躲开两头史莱姆的扑击。

    而后,飞快的转身。

    身后,还有着一大滩血迹。

    却是早已经没有了杜黑的身影。

    “怎么会?!”

    他这时候第一次出声,有着几分不解。

    脖颈处挨了一刀,即便是防御最强的战士,也不可能有站起来的力量。

    即便是牧师,也需要好几个术法,先进行止血,而后愈合,加速治愈才能回复。

    再说了,这分明是召唤师,也不可能会治愈法术。

    更何况,他没有感受到后方有任何的灵力波动,也就意味着,即便是封装后的治愈法术卷轴,也没有动用。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心脏,脖子,胯下,这可是人类公认的三大致命弱点。

    其中心脏杀人最快。

    但脖子破裂,却是对除开牧师以外,最容易造成致命伤的。

    毕竟,脖颈破裂,这也就意味着,你连疗伤丹药都无法吞吃。

    他想不通。

    不过,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思考的时间,一如之前的杜黑一般。

    史莱姆还在攻击着他。

    回首,他持着匕首,开始对战起攻击而来的史莱姆。

    ……

    杜黑踉踉跄跄的在大厦内奔跑。

    一手捂着脖子,面色苍白至极。

    强化身体之后的快速回复天赋此刻成为了保命的要素。

    灵力疯狂的被自身的天赋用以修复伤势。

    在这种情况下,聚灵壶内的灵力储备量,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之前战斗的消耗。

    先前被砍了一刀的手臂,已经恢复如初,只剩下脖子处,还微微渗血。

    但这时候,杜黑的面色一滞。

    他感应到,自己的史莱姆,败了。

    好在,此刻他的血液已经不像之前一般疯狂的溅射出去,用手遮掩下,勉强的可以保证血液不滴落在地上。

    回头看了一眼。

    此刻他已经从之前的楼层,一连跑下了四层高度。

    血液的痕迹也堪堪停留在上一层。

    这意味着,对方没有追踪的线索。

    商厦一层楼间,房屋数十,加上乱七八糟的柜子,货架等,躲藏起来,问题不大。

    飞快的做出了分析,杜黑全凭感觉的,进入到了一间房屋之中。

    缓缓的躲入一堆废弃的建材当中后,屏住了呼吸。